? 從桃米社區到桃米生態村,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_奔田網
奔田網 一起奔田去吧...

熱門文章

  • 臺灣卓也小屋,充滿農村閑情與美學的品牌之路
  • 荷蘭一座美麗童話鄉村,莫奈油畫里的風車與木屋
  • 德國最成功的草莓兒童農莊,沒想到草莓可以這樣玩
  • 休閑農莊的吸睛利器:創意樹屋
  • 讓農場溶入水流中去:米爾溪農場改造創意分享!
  • 玩、吃、住、買、學,100畝的農場,被他們玩出了新花樣!
  • 奶牛牧場中的親子園創意分享
  • 只有7000人的小鎮,憑什么每年吸引700萬游客?案例分析
  • “田園綜合體”因它而起,是什么成就了田園東方?
  • 從桃米社區到桃米生態村,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

從桃米社區到桃米生態村,一個多元跨域合作的模式

2017-08-10 17:29:21  奔田姐姐


 

臺灣過去傳統村莊多是以血緣宗族所構成,通常都有較為深厚的情感與關系,然而在工業化、都市化快速成長,以及社會關系惡化下,再加上流動性高,使得村莊內內人際關系不斷減弱,彼此間疏遠感加大,更讓過去緊密的社會關系逐漸崩解。

 

然而921地震雖然毀壞了人們所處的環境,卻也激發了臺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懷情感,讓臺灣原本互不認識的人愿意奉獻與伸出援手。對于遭受嚴重破壞的小區而言,家園的重建正是他們所需與渴望的。

 

 

桃米親水公園

1999年臺灣921地震之后,新故鄉文教基金會(以下簡稱新故鄉)接受埔里鎮桃米小區的邀請,協助震后的小區重建工作。

經過小區資源的調查,發現這個面積只有18平方公里的小區,竟然蘊藏豐富的生態資源,全臺灣有29種原生種青蛙,這里就發現23種。

 

 

桃米原生青蛙種類達23種之多

在不斷開會討論、凝聚共識,逐漸發展出“桃米生態村”的重建愿景。其后,通過教育學習、認證,培養生態解說員;發展生態民宿與在地料理;保育及營造具生物多樣性的生態環境;經由跨域的多元合作,探索災后小區總體營造的可能。

 

 

桃米村原始自然生態

歷經12年的努力,原本是埔里鎮最貧窮的小區,現在不僅改善了居民的生計,也提升了生活質量,讓桃米小區轉型成桃米生態村,邁向可持續發展的道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紙教堂立柱圓滿安裝完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桃米生態區紙教堂夜景

 

工作核心是文化轉換

新故鄉面對的不只是生態議題,而是根本性的文化轉換,是要處理世代之間新舊文化價值體系的糾葛和沖突。

表象的青蛙和轉型所創造的經濟產值并不是核心的重點,重要的是在轉化的過程里,你怎么去理解農村的文化,在過程中,工作者、組織與價值觀如何揉到傳統的體系里面,并取得一個位置和生存的空間,這才有機會跟小區共同長出一個東西,創發一種新的可能。

 

 

桃米村水上瀑布

新故鄉進到桃米小區后發現,這里跟大多數的偏遠村莊一樣,面對人口流失、老化、產業衰退等問題。對有意愿要返鄉的青中壯年人,應該要在這個新的發展中找到新的位置,讓他們有機會發展。

 

當今農村傳統社會中仍存在著所謂的「頭人」。頭人可能是助力,也可能是阻力。這些行為模式是文化習慣的養成,是社會結構里面的一種文化現象。這里面沒有對錯的問題。每個人都有價值觀及行為的塑造過程,及在過程中衍生出的社會位置。小區營造遇到的困難就是這個地方,尤其是當一個新的價值要進入到傳統的社會里時,勢必這個過程會遇到很多挑戰。

 

 

新故鄉是在小區資源差異化的分析底下,透過公共參與的過程,來塑造新的價值與愿景。希望以愿景的魅力得到小區里面不同派系、不同世代的人對共同愿景的支持,以至于可以打破原來僵化刻板的傳統價值體系。當這個新的價值成小區共同愿景的時候,大家可以把資源丟進來成就共同的事情。這是引領桃米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關鍵。

 

 

“知識”與“綠色”經濟的運用

桃米小區重建經驗顯示,透過小區資源調查和愿景的塑造,以及生態倫理、生態方法和生態教育的引入,培養小區居民技能及知識,并引發居民對當前小區轉型與自身生活的考慮,進而采取行動來改變小區及己身的生活和建構小區自主承載的能力。

 

就小區產業部分,新故鄉在產業發展能量上融入“綠色經濟”的觀念,在桃米有計劃地針對生態解說、民宿、餐飲、生態工法營造和工藝等產業做通盤的規劃與長期培訓,逐步累積出成果,桃米自地震后新興的產業型態,直接和間接提供小區超過五分之一的就業人口,促進住民的工作權、收入與福祉,讓生態產業化、產業生態化相結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桃米民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態解說培訓

 

新故鄉除了對桃米小區內進行人才與組織的培養外,另一方面也對外架構跨領域的多元合作,并進行資源的引介及整合,讓桃米逐步朝生態村的目標前進。桃米的經驗顯示:如果沒有專業團隊介入協助,如果未獲政府部門經費補助,如果欠缺民間企業捐獻支持以及學界的幫助,各項小區總體營造工作絕無可能適當且順利地推動。

 

但是重點在于,跨域協力合作的整合性資源“如何”注入小區?如何共構伙伴關系?新故鄉以非營利組織為跨域治理的平臺,整合與連結資源的供需,讓資源產生極大化效益,是桃米小區在921地震重建的寶貴經驗。

 

 

 

培養小區自主承載力

“長期的陪伴”是新故鄉基金會投入災后重建的基本態度;培養小區內部的社會改造,是我們長期的策略;透過“社群組構”的方法,讓有意愿改變的小區民眾,找得到應有的施力位置。

 

小區組織因諸多的變量而會有所消長,核心鞏固參與者的價值觀、協調力,妥協力與沖突的解決能力,這背后都需要有被信任的實力與態度,也須要有長足的耐心。

 

 

在小區培養的過程中,“利益共享”是新故鄉參與小區重建的基本理念之一,讓所有參與的小區民眾重新分享利益,這利益不僅是經濟上的,更重要的是重新建立人對土地的信心、重新恢復人與人之間的情感。

 

921地震剛發生時,小區體質比較弱,新故鄉擔負起比較多的責任,角色上較屬專業輔導團隊。3、4年后小區逐漸有能力承擔它自身的發展時,新故鄉的角色扮演為并肩陪伴,現今彼此則是合作伙伴的關系,適時調整與面對。

 

 

小區面對921這么巨大的災變,且同時面對全球化與現代化的擠壓,這在小區社會的內部有著嚴重的無力感,甚至是看不見未來。透過小區營造的努力,建構了愿景,也啟動了新的文化的開始。新舊文化開始互動角力,新文化如何在傳統文化的土壤上萌芽、糅合?讓居民對傳統文化與再發現的生態環境建立自信,讓居民對自己的生活模式產生認同,以至于可以分享生活給外來的朋友。

 

這需要有一段長時間的學習,進而有了新的觀念與價值,終至能付諸行動改變。這是一個自我的調整以及建立對自我認同的過程。當居民有信心跟外來的朋友交流,就是新舊文化開始融合、質變,是產生新生力量的開始。

以何種速度與內容讓小區有心力與體力去承載發展?如果小區心力、體力無法承載,引進一群人或不當的計劃,小區要支持就會產生困難,進而挫折或失去信心。

 

 

共同的愿景與動態的平衡

臺灣的小區組織是用選舉產生領導人,選舉的過程,產生許多的恩怨,也為小區的發展,埋下許多變數。領導者們有能力,可以合作,那么小區營造的工作,會順利些,否則可以看見小區有許多的沖突或是觀念的謬誤與行事的丑陋,一直在困境中輪回。

 

為面對臺灣小區普遍性的困境,桃米社區營造組織運作的模式,姑且稱它為非頭人領導模式,也叫做中間骨干的集體領導模式。剛開始上學習課的時候,跟參與者說,以后如果要發展,不能完全依靠理事長或里長的英明,而是要依靠參與者的合作能力。如果參與者的合作能力可養成的話,任何的矛盾沖突與利益糾葛的問題,都可以透過私下協商后,再到公共的平臺來討論。

 

 

桃米正式組織的能力不強,這些年來是靠著解說員、民宿經營者等核心骨干的合作模式,撐起生態村的大旗。核心骨干們背后都有他們自己的資源,透過這一層人的系統去形成小區內部集體的鞏固力量,這一點是了不起的成就,也是民主的深化。小區不會因某一個人的決策,去影響到這個小區走不下去,反而是因有一群中間的力量,去制約這個小區的頭人不能胡亂做事。當這種正向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的時候,小區頭人也會往正向的這邊靠。

 

整個桃米的形象,是跟新發展的價值與實踐的體系結合。這樣體系的互相聯接,形成穩固的小區內部的社會力量。轉型為生態村不是賺了多少錢的問題,更重要的是能不能靠著合作而發展與創造出什么成就來?能不能營造出一個屬于這個小區未來可以持續發展的方向來?

 

 

運用社群組構的策略與方法,擴大小區內部的參與層面,透過一種新的學習,讓有行為能力的中壯年人來參與,這很關鍵。這牽涉到整個小區動力的動態平衡。這個動力在小區中怎么轉?如果卡住了,某一部分就會窒礙難行。

 

不同的社群,用什么辦法可以讓他們朝著共同的方向前進?當這個共同的方向還不清楚或不被理解的時候,如何讓居民愿意一起來談,就變得很重要。慢慢的找到更核心的可能參與的人,讓大家慢慢去傾聽、去討論,雖然不一定會馬上理解。

 

 

如果小區的精神感人,相信外面來的朋友,會伸出援手,肯定他們和他們在做的事情,要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去激勵和支持參與者,這非常重要。這是一種小區中的動態平衡,每個人都要他的位置,每個人都有他的空間,人就會發現他的人生有新的價值,有新的意義,同時也會有新的期待。桃米在有這個新的價值和期待后,大家就往這個方向追尋夢想。

 

桃米的特色不是只有青蛙,青蛙代表的是小區的人為了追求生態小區背后付出的過程。這個過程有很多的心酸,也有很多很高興的事情,都可以拿出來跟人分享。到小區來分享與體驗的過程,新故鄉稱它為小區見學。小區見學是一種價值的交流,人們在互動過程中,對生命有新的理解。人受到感動,他的生命在這里得到養份,是小區見學的意義與價值。它也是互相激勵的過程,當這個氛圍形成的時候,就是最好的口碑。

 

 

新故鄉基金會在參與921地震小區重建時做了三個很重要的決策:

  1. 長期陪伴的態度與落實;

  2. 怎么去轉化社會運動觀念到小區,形成小區內部的社會運動,就是說要將一些價值變成是小區居民的實踐,這樣整個小區才會真正改變,不然還是流于街頭的口號;

  3. 要有跨領域關系合作的能力和建立,透過跨領域的合作來形成新的發展的模式。

 

從桃米小區到桃米生態村,這是一個高度復雜的社會人文轉化與建構的過程,通過實踐,讓小區與NPO(非營利組織)的可持續發展成為可能;一個場域經過文化參與的力量,也讓人看見小區社會公共治理的藍海模式,共創一個多贏的社會。

 




秋霞免费视频